朝崎芊月_开学缓更

封面圖源:推特@kouno_dc

頭像:twitter:shiroichigo0909

網頁版封面:山下RIRIMMD截圖

本人是個文渣,極其低產好寫刀,但喜歡吃糖www


蘇透、蘇萊蘇、萩松傳教士😊

蘇萩蘇友情向推廣普及邪會會長

幼馴染是世界的寶藏!

❤威士忌組&警校組愛好者❤

近期合奏深坑,♡會長推♡

♡噗咔薰哥章臣老零翠翠敬人副推♡

♡FineP♡

♡敬英敬,陣章愛愛♡

♡三傻四瘋五奇人♡

【萩松】不明所以的通话

【日本时间。】
阅前:
0.萩松死亡纪念日吊。
1.OOC抱歉。
2.时间轴在警校毕业不久后,两人第一次约见面的故事。
3.很短,是糖,有车(。
4.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你在哪里啊?」从10分钟前,萩原的手机就一直收到这个内容的简讯。

——真是的!要不是因为塞车早到了!早知道就安份的搭地铁……。

萩原拿起手机才想回信,无巧不巧,手机刚好响了。

「你、到、底、在、哪、里、啊?」对方语气咄咄逼人。

「快到门……。」萩原打住了快说完的话语。 「在你心里啊!」

而站在店门口打手机的松田,听到这一番话,手机差点滑出去。

待他拿稳,一辆车子停在门口,车窗摇下。

「上车吧!」目睹刚刚那幕的萩原开心地说。

【完】

【萩松+苏萩(无差,友谊向)段子】如何在无聊的打扫中找乐(挨)子(骂)

阅前:
1.请秉持宽大的心看待此段子。
2.原梗源后记收。
3.拒撕谢谢。
4.会雷苏萩的麻烦跟我说一下……。
5.写一写觉得像对话文,对不起。
6.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萩原松田二人,正百般无奈地在楼梯间打扫时,突然看到远远的,苏格兰帮老师搬作业,朝他俩这个方向走来。

两人相视一笑:有点子了!

首先,萩原先坐在楼梯间唉声叹气。果不其然,引起了苏格兰的注意。

苏格兰问:「萩原你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我今天不仅上吐下泻,而且还全身酸痛,但我的打扫工作还没做完。唉……。」

苏格兰说:「我帮你。」

「嘿嘿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萩原倏地站起。

「你又……!」苏格兰瞬间懂了。但苏格兰转念一想:「也罢,反正也闲得无事,谁叫自己业障太重,认识这么一个朋友呢?」

「唉,畚箕跟扫把给我,我来帮你一起扫吧。」

此时松田从上面的楼梯间走下来,说:「等等,我有让打扫更有效率的方法。」
——
「确定要这样吗?」苏格兰不安的问右手边的萩原。

萩原只是一脸兴奋望向前。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苏格兰抱持最后一点希望,问左手边的松田。

「别废话,有问题也来不及了,三……,二……,一……,开始!」

只见三人以极奇葩的姿势从一楼扫到二楼……,到三楼……,突然,一道声音在他们三面前响起。

「这三位同学,你们在干、什、么、啊?」特地加重的语气。

「不妙!」

他们三个已经做好稍后回宿舍,被降谷说教到天亮的觉悟了。

【完】

后记:
自从看过 @岚卡君(继续闭关——) 的这篇(下收连结,)我仿佛被开启什么神奇的开关,觉得苏萩苏的友情向超级可以!但,令人遗憾的是,pixiv投稿量……0!
于是我(已断关系的)妹妹(伪)昨天传这个(下收连结) 给我的时候,说道:「看4:00」,「我觉得松田萩原安室一定都这样扫地」 ,「好吧改一下」,「松田萩原跟被迫一起扫的Scotch」,「然后被降谷骂」。
脑补一下,大家不觉得被拖下水的苏格兰非常可以吗! (是粉),他一定是被萩原拐去的嘛! (萩原:???)
总而言之,我又烂尾了,十分抱歉。

【段子】那什么的名侦探。

阅前:
1.跟风文体。
2.纯属搏君一笑,切勿认真。
3.如有撞梗纯属巧合,如果感到被抄襲請留言或私信告知。
4.内容有四分之三组、威士忌组、警校组。 (重覆之人物就不再打)
5.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
工藤新一
因为被灌食APTX4869,缩小为幼儿并化名江户川柯南,借住在青梅竹马毛利兰家中。
每天最期待洗澡时间。

服部平次
夜晚出门从不穿黑衣黑裤,否则会被车撞。

黑羽快斗
曾经一个晚上没睡研究新魔术。
隔天期末考上睡着,不意外被当,而且被青子取笑。

白马探
发现自己的怀表慢了零点零零分零一秒,崩溃。

——————
Bourbon
每天早上选今天要穿戴配备的帽子、外套、衣服、内裤、裤子、袜子、鞋子和配枪,可以挑上三小时之久。

Rye
某夏日的午后,莱伊到天台顶埋伏准备狙击目标。
目标爽约,莱伊中暑在天台上。

Scotch
对于跟他走在一起的Bourbon心生不满。
Bourbon被路上偶然见到他们俩的小孩子叫哥哥,而自己则被叫叔叔。

——————
伊达航
进入搜查一课第一天,每个问他年龄的都发出惊呼。
「你今年真的28岁?」

松田阵平
打字速度很快,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单身26年的手速。

萩原研二
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玩笑话成真。
早知道说想变富翁。

【完】

【苏透】七夕

今天是日本的七夕呦——(比大心♡

阅前:
1.OOC抱歉,我流自设太多不一一列举。
2.另有透单向艾、萩松等cp。
3.这次稍微没有排挤万年老二。
4.有刀,慎。但结局应该算HE?
5.全捏造谢谢。
6.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从前。

他总爱往宫野老师家跑。因为老师待他比父母还好。

七月七日那天傍晚,宫野带他上街买浴衣,并让他换上。他问:「为什么要穿浴衣呀?」「因为今天晚上老师要带你去参加祭典……。」从更衣间走出来的宫野展示身上的浴衣,面带微笑地问眼前这位男孩。 「你看,老师穿这件好不好看?」他看呆了,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老师。 「好看!超漂亮的跟仙女一样!」老师轻轻一笑:「谢谢。」

祭典上。

「开不开心?」「开心!」

「我们去那里休息一下吧。」宫野指着前方翠竹林旁的栏杆。

看着一旁的翠竹上挂满书签,他又问:「那个是什么?」「那是『许愿签』,把你想实现的愿望写上去,说不定哪天就会实现哦!你想写吗?」男孩点头。

于是宫野将在入口拿的签和随身携带的笔递给男孩。男孩以笨拙的字迹在上面写道:「希望能跟老师永远在一起!」当然,没有给宫野看到。

现在。

降谷将写好的许愿签挂上翠竹,抬头望着星空。

「又一年了啊……老师……。」喃喃地这么说道。

从前。

「不好吧……萩原?」

「有什么关系!一年一次的七夕祭难道你们想就这么待在寝室?」

松田摇头。伊达摇头。他望向他那位青梅竹马,对视几秒后,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也摇头。

「你们……!唉,也罢,我就舍命陪君子吧!」

「耶!我们走!」萩原拉着松田的手,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我们跟上?」他朝他伸出手握住,脸上一如既往挂着笑容。

后来他们全被记一次小过,理由是超过时间回房。

现在。

热闹的祭典中,有一个孤单的身影。

以前。

即使任务缠身,但他们依旧会抽时间出来约会。

「莱伊呢?」代号波本的青年,往来人的背后张望。
「我把他支开了,他没跟上来。」其实是下安眠药,在旅馆睡得正熟。 「好啦!我们逛祭典吧!」

「命运真是捉弄人啊!」苏格兰边走边跟波本说。 「明明以前在警校,我们都立志要抓坏人,结果现在?我们自己倒成为坏人……。」苏格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明天,又有多少人会死在这手下?每完成一个任务,内心的罪恶感就直直飙升。总算了解为何当初上级说:『这是可以快速累积功绩的卧底任务。但绝不能交给新人做,想来想去警视厅就你最合适!』的意思,不能交给新人做,是因为就凭新人的抗压力能撑到现在?他们能做半天都已经很厉害了……。」

波本沉默不语。

苏格兰见到场面被他弄到这么僵硬,连忙说:「抱歉抱歉,当我自言自语,我们继续逛。」

现在。

降谷确认着boss遗体,确认无误后,他抬头朝空中的某颗星星说:「任务已完成。」
而那颗星星,在他说完后,闪烁一下,像是在回应他似的。

【完】

【苏莱+少量苏波&莱波】内绪话(秘密的话)《附赠番外,请务必看到最后》

啊……忘记暑假没办法使用电脑发超连结……,估且发出来试试看,被删再说。

本周推特 #スコライ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文字书き60分一本胜负 题目。

阅前:
1.OOC抱歉。以下自设:
A.苏格兰比莱伊早加入组织。
B.前段波本尚未加入组织。
2.有刀,慎。
3.全捏造谢谢。
4.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了。

苏格兰很欣赏莱伊的能力。
不论是强于常人的狙击抑或临危不乱的判断力。
每次任务莱伊的表现,总是令苏格兰感到惊艳。
「莱伊是个值得被托付重责大任的人。」的观念,便深深植入了苏格兰脑海。

天台上。

「他就拜托你了。」
扣下板机前,苏格兰这么想着。

【正文完】

番外

阅前:
1.认真你就输了。
2.萩原松田伊达出场有。
3.几乎都是对话。
4.最后一个说话人物为防误会说明一下。依序为「天使」、「死掉的路人A」、「死掉的路人B」。
5.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了。

三年前,天上。
「……呐,萩原,我把零托付给莱伊照顾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萩原耸耸肩,以嘴型说:「Who care?」然后就蹦蹦跳跳地去等松田的到来。

两年前,天上。
「松田,莱伊的身份也曝光了……。」
「嗯,然后?」
「至少保住性命。但零以后,」苏格兰停顿一下,一字一句慢慢说道。 「大概会更恨他吧……。」

一年前,天上。
「伊达,你在看什么?」
「哦!是『               』啊?我在看那个小白脸,好久没联络,原来是到了警备企划课。怪不得。 」

今年,天上。
「别推别挤!保持肃静!」
「那边怎么那么热闹?」
「噢!那群在看人间两个在双层摩天轮顶上打架的疯子。」

【完】

【苏透、秀零】午夜•梦回

阅前:
1.OOC抱歉,自设以下:
A.组织覆灭,赤井为处理后续事宜,暂时留在日本,降谷知道他住哪里。
B.苏格兰事件已和解,但降谷还是对苏格兰念念不忘。
C.苏透松三人警校同期。
2.苏格兰服装捏造有。
3.人物事件捏造有。
4.先虐松田、苏透,再甜秀零。
5.没问题就开始了。

在一条宽敞的道路,从远方,一个橘色的身影慢慢跑近,是个身穿橘色衬衫、米黄发色、褐肤的男孩。

他跑啊跑,突然出现一群男孩将道路堵死,他和他们打了起来。因为人数差距实在太大,褐肤男孩输了。他蹲在地上哭泣,此时一位戴眼镜、穿白袍的茶发女士,提着医药箱从后方赶来,她帮他上药,并在脸上贴了个OK绷,便挥了挥手,提起医药箱,继续往前走。

男孩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竟又哭起来。旁边一只小手拍拍他的肩膀,他转头一看,一个年纪与他相仿、身穿蓝色圆领衬衫、黑发的男孩,正冲着他笑。

蓝衬衫男孩一只手指着前方,另一只手拉起橘色衬衫男孩的左手,继续向前跑。跑没多久便出现了岔路,两个男孩在这边分了手,各自选了一条路走。

不知走了多久,穿着橘色衬衫的男孩成为身穿崭新警服的青年;而当初选择另一条路的蓝色衬衫男孩,也成为了警服青年,从小路走了出来跟他会合。两人的后面又来一个警服青年,他戴着墨镜,头发略卷,三人有说有笑的往前走,倏地他们全停下脚步:路中央竟有一颗定时炸弹!墨镜青年径自上前,花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将炸弹拆除。米黄发色的警服青年感到无比佩服,接下来的路就向他讨教拆弹技巧。

又是三条岔路,三人各自选了一条走,但墨镜青年走的那条是死路,一条无法回头的死路。剩下的两位警服青年,换下警服,穿上西装,步调加快,他们又开始奔跑。他们俩从青年跑成了男人。

不久他们又再次相会,米黄色头发的男人头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穿着普通但却令人印象深刻;黑发男人下巴留着整齐的胡渣,穿着灰色帽T,背上背着一个贝斯琴盒,里头放着一把贝斯和一把来福枪。他们俩身后又走来一个人,是个身着大衣、头戴针织帽、黑色长发的男人,男人的背上也背着一个琴盒——里头的东西和另一位一模一样——。他们三个拿出枪枝,将逆着他们前进方向走的路人,一一射杀。

走的路越来越多,被他们射杀的人也越来越多……。
虽然他们的手上没有血迹,但走的这条路却逐渐被染红。

终于到了路的尽头,尽头是一个铁制楼梯。褐肤男人转身想询问另外两人的意见,却发现两人早已不在身后,楼梯最上方传来争执声,他顺着本能,「乓鎯乓鎯」的冲上楼梯,「砰!」。

「啊!哈……,哈……,」降谷从床上蹦起,愣了几秒钟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床上,他便扶着额头。 「又是这个梦……。」他开床头灯看时钟,半夜十二点。

他坐在床上沉思一会儿,就下床更衣,从厨房拿了瓶Whisky出门。

「叮咚!叮咚!」

赤井在确认门外是谁后,把门打开。 「真是稀客啊……怎么了吗?」降谷无视前面一句,说:「陪我喝Whisky,Scotch Whisky,我怕你家只有Bourbon Whisky,所以自己带了一瓶,杯子冰块什么的你应该有吧?」赤井往他的手看去,果真提了一瓶Whisky。 「噢!乐意之至,当然有,你先进来吧!」

降谷啜了一口Scotch Whisky。 「我方才梦见他,最近常常做这个梦。」「哦?所以才忽然来找我喝Whisky?」「嗯……。」沉默数秒,赤井开口说道:「降谷零く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如果太执着过去会无法前进哦?我这话不是要你忘记他,而是要将他最好的一面珍藏于心,坏的就别再想了。」赤井顿了一下。 「还有,依旧抱歉……。」「他的事我没在怪你,你说的这些话,我回家后再想一下。谢谢你。」降谷对着赤井笑了一下。赤井有点惊讶:他的笑容竟如此可爱。接着又是一片沉默。

「嘛!我们来聊点开心的?」赤井试探的问。降谷没有回答,赤井往他那看去:降谷正失神地看着桌上的两杯Scotch Whisky。 「咳咳!」赤井假咳了两声,把他的注意力拉过来。 「你猜猜FBI在日本装了多少台针孔摄影机?」降谷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揪起他的领子。 「给我老实交代!」啊啊啊生气的样子也可爱,赤井心想。

米黄色头发的男人跪坐在已被枪枝射击心脏,死亡的黑发男人旁,久久不起,此时他感到有人从他后面抱住了他,他警觉性的转头,是之前的针织帽男人,不过他的头发变短了。

针织帽男人将他扶起,往楼梯下走。一到平地,原本的铁梯消失了,前方又出现道路。

针织帽男人牵起他的左手——就跟当初蓝色圆领衬衫男孩所做的一模一样——,继续朝着前方迈进。即便看不到尽头,但他俩坚信,前方一定是美好的。因为,前方正发着璀璨的光呢!

【完】

阅后: 不好意思! 这次的文用超多「了」的!在不影响通顺度的前提下已经尽量删了(又来一个),但「了」字的数量还是爆多……,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才刚说完又来
这次采用比较隐晦的写法,不直接说出谁是谁,于是如何叙述该人物特征就变成很重要的事情。有人可能发现一开始在叙述降谷时,是以「褐肤男孩」代称,后来苏格兰出现后就以「橘色衬衫男孩」代称。这么跳痛是因为一开始就写「橘色衬衫男孩」我觉得太长,所以就用「褐肤男孩」,但苏格兰的肤色我总不能说「肤色男孩」吧?这个叙述太容易把形容词当成名词看,所以采用衣服颜色做区隔。为这里的跳痛说明一下。
如果有什么想说的或是看不懂的地方都欢迎留言/////!
感谢看到这边的你!

  @苏陆·岚卡君  @菲血  @阮良

【警校组】盂兰盆节

阅前:
1.极短的摸鱼,自设以下:
A.伊达萩原松田苏格兰降谷警校同期且熟识。
B.萩原松田苏格兰埋葬地点。
2.捏造地点有。
3.没问题就开始了。

盂兰盆节隔天──。

伊达家之墓。
墓前多一根全新的牙签。

某警察墓园。
在深处相邻的两座墓碑,相较于周围其他苔藓满布的墓碑显得干净许多。
因为风化的关系,墓被上的字大都不甚清楚,仅能勉强辨识出「萩」、「松」二字。

某乱葬岗。
有块几乎没有杂草的地,上头放着一把全新的贝斯,以及一瓶Scotch Whisky。

【完】

@苏陆·岚卡君    @阮良  @菲血   @haibara_Rei 打擾抱歉>  <

【苏透】《情人节》


阅前:
1.强大OOC,自设苏透萩松警校同期。 (换句话说就是排挤伊达系列
2.很短,本来要写五对cp,但时间来不及,之后有缘再说(◐∇◐*)
3.大概在90卷后不久的时间线
4.没问题就开始了。

情人节。

今天的白罗大爆满,原因是推出情人套餐、情侣消费可半价等优惠,加上宣传做的太好,一大群外来客都从别的乡镇来消费,所以即便过了用餐时间,客人还是源源不绝。安室和榎本一边忙着招呼客人,一边又要制作套餐、料理,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一直忙到晚上8点半过后,安室和榎本总算有喘息的机会,榎本一边做着今天最后一位客人的餐点,一边问安室:「我有个不太礼貌的问题想问安室先生,可以吗?我很好奇……。」安室答:「嗯?什么问题?」「安室先生你的条件这么好!想问你有对象吗?如果有是个怎样的人呢?」「这个……。」

安室的脑海中浮现一个背着贝斯的男人身影,许多回忆涌上心头:这个人与他在警校时的点点滴滴、在组织重逢的惊喜、一起执行组织任务时的惊险……。
他曾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可是后来,他,死了。
「苏格兰……。」
你个骗子。

「这个……当然有啊!不过他去很远的地方旅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不会见面。」安室回答道。

「哇呜!自己一个人吗?安室先生不会怕她变心吗?」榎本惊讶的问。

「不,还有两个好朋友陪他。不用怕,要怕的是我……。」安室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几近不见。

「嗯?」榎本说。 「安室先生你点的外带情人套餐做好了呦!」

「好,谢谢。」今晚就配Scotch吃吧,安室心想。

今年夏天

#虐向短渣文慎

#友情向无cp

偶然来的灵感,本来打算是要虐苏格兰的,但灵感来的是虐警校五人组,那就把它写出来吧(你走),前面重复,就是在重复做同一件事。自行设定多,用了时间煮雨歌词梗,末段算洋葱,吧。


—————————————————————————

又是樱花季。

降谷站在一座墓碑前,墓碑上没有写名字。降谷放下准备好的供品、花束,双手合十拜了三下,悄声说道:「我来看你了,苏格兰。」

「你最近过得好吗?我最近公安的身份差点被琴酒发现,就差一点点就要去找你了呢!还好……」

难得来扫墓,降谷便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跟苏格兰说了遍,虽然不确定他听不听得到,但这么做的时候,降谷就感觉身边有一个人正默默的坐着听他讲,讲到危险的事,那人会双手遮眼;讲到气愤的事,那人比他还气;讲到开心的事,那人就会回以微笑,一切就跟当年一样。 近况说完后,降谷再次拜了三拜,上香,再拜了三拜。

上完香,降谷又站在墓碑前,表情很是不舍的说:「我先离开啰,等等我还有地方要去。」

一座警察墓园。

里面埋葬的全是因公殉职的警察,降谷来到其中两个相邻的墓碑前面,放下供品、花束,说道:「好久不见,萩原、松田。」

「……然后我用松田你教我的拆弹技术,救了许多人呢!当然也得(ㄉㄟˇ)感谢萩原平常会在旁边监督我,不然当时我一度想放弃学习呢!」

伊达家之墓。

降谷放下供品、花束以及牙签后,说:「许久不见,我的好友。」

「我那个部下,虽然看起来不太灵光,但我需要他的时候,他都在,就跟你们一样呢……」

回家的路上,降谷经过一间学校,校内的骊歌不断传出:「……一刻也不会忘记流逝岁月,就在当今要离别珍重再见!」

降谷从怀里掏出皮夹,接着拿出皮夹内的毕业照,翻到背面,写着:

xxxx年,夏

我们不分离,要永远永远在一起

—————————————————————————

希望大家多多評論、吐槽qAq第一次寫警校五人組,文不好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