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崎芊月_开学缓更

封面圖源:推特@kouno_dc

頭像:twitter:shiroichigo0909

網頁版封面:山下RIRIMMD截圖

本人是個文渣,極其低產好寫刀,但喜歡吃糖www


蘇透、蘇萊蘇、萩松傳教士😊

蘇萩蘇友情向推廣普及邪會會長

幼馴染是世界的寶藏!

❤威士忌組&警校組愛好者❤

近期合奏深坑,♡會長推♡

♡噗咔薰哥章臣老零翠翠敬人副推♡

♡FineP♡

♡敬英敬,陣章愛愛♡

♡三傻四瘋五奇人♡

【苏透】キス(亲吻)

本周推特 #スコバボ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文字书き60分一本胜负 题目。

阅前:
1.OOC抱歉。自设警校组同班。
2.苏萩认识且友好设定。
3.充当pocky节贺文(他们吃的pocky是大人の琥珀,不知道是什么的可以自行上网搜寻)。
4.是刀。
5.苏格兰仅做绰号看待。
6.部分以萩原、苏格兰视角描写。
7.后半是对话文。
8.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了。

「呐!你帮我出个主意吧?」

我是萩原研二,坐我对面的这个家伙是苏格兰,每次他找我都没好事,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这家伙暗恋他青梅竹马,也是我的同班同学,降谷零,但却一直不敢表达心意。

今年pocky节要到了,明年我们即将从警校毕业,各奔东西,他可不敢保证又会和他分发到同一地方,所以就找我帮忙出告白的主意。

「唔......你可以......。」

─────
「哈!真是过瘾......。」降谷喝了一口バーボン ウイスキー后说道。 「所以呢?有什么事吗?把我在这种日子约出来......,应该不是吃Pocky和喝酒这么简单吧?」

「没......没什么,我只是......。」

「喂!怎么了?苏格兰?」

─────
「哦?你酒量太差,所以比降谷早醉倒,连话都来不及说,就昏了?」

「大概......就是如此吧。」

「你真没用。」

「哈啊?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和松田还不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至少我有说出来!只是被拒绝而已!」

唔、无法反驳。

─────
那晚、星星很亮,我和他终于接吻了。

只可惜还是没能说出自己的心意,而他则是泪流满面地抬起我的头,
给我告别的吻。

不得不说,他啊,
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

【完】

【苏透】讨厌这样的自己(续)

阅前:
1.这篇:http://111101180901.lofter.com/post/1d4e5466_117c2f64 的续集(?)。
2.OOC抱歉。
3.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这男人一如往常。

看着他早起、收枪、背起。

看着他临出门前停下。

看着豆大泪珠从他脸颊滑过。

一如往常。

而这位名为「スコッチ」的男人,却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地看。

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明明在他身边,却什么也做不了的自己。

【完】

【苏透】讨厌这样的自己

阅前:
0.给 @七里香 的生贺。
1.OOC抱歉,全捏造谢谢。
2.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那男人一如往常。

早起、收枪、背起。

走到门口,他停住了。

一如往常。

滚滚眼泪如断线的珍珠项链从他脸颊滑过。

从那名名为「ゼロ」的男人脸颊滑过。

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自欺的自己。

【完】

【苏透】万圣节

本周 #スコバボ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文字书き60分一本胜负 题目。

阅前:
0.非常不苏透的苏透。
1.角色严重崩坏注意!自设同居中。 (最私心
2.以对话呈现不好意思!就不写哪句是谁说的了,因为太麻烦(干
3.以上如果都能接受就开始了!

「零以前有在万圣节讨过糖果吗?」

「唔……有!记得那个时候,艾莲娜老师总把我打扮成小天使……,你脸红个屁啦!」

「……没……什么,只是脑补一下觉得好……可爱……!欸?你怎么也脸红了?」

【完】

【苏透】制服(兼青春十题之2.少了第二颗钮扣的制服)

本周推特 #スコバボ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文字书き60分一本胜负 的题目。

阅前:
1.OOC抱歉。自设以下:
A.两人同高中但不同班。
2.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发刀,但这篇是糖。我对不起小香(._.。
3.第二颗钮扣的传说:https://zh.m.wikipedia.org/zh-tw/%E7%AC%AC%E4%BA%8C%E9%A1%86%E9%88%95% E9%87%A6
4.苏格兰仅是绰号,勿较真。
5.是对话文,雷请自避。
6.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你好慢呀!」苏格兰有点不满的说。

「抱歉抱歉,学妹们太热情……。」

苏格兰瞥向降谷的制服——钮扣早已被拔的一颗不剩。虽然是意料之内,但苏格兰心里却有些吃味。

「诺。」苏格兰伸出手,把握在掌心的东西给降谷。
降谷接过一看,是一颗钮扣。
「第三颗。」苏格兰说完,扭头便走。

「等等,你该不会以为我的钮扣都被拔走了吧?」

苏格兰停下脚步。 「难道不是吗?」
降谷追上苏格兰,来到他面前。 「确实如此……,」他从口袋拿出前一天就拆下、塞在里头的第二颗钮扣。 「开玩笑的。」他将它放入苏格兰的掌心。

【完】

昨天那个影片剪了段副歌,已投B站,连结下收(#

【苏透】真夜中(半夜)

好像……有一点跑题了……。

本周 #スコバボ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文字书き60分一本胜负 题目

阅前:
1.OOC抱歉。自设以下:
A.小时候两人房间对窗。 (意思就是两个人只要打开房间那扇窗户就能沟通(?),总之解释废是我)
B.苏格兰死前苏透同居中。
2.是刀,对不起。
3.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小时候,每当降谷做恶梦,再也睡不着时,总会打开窗户,呼唤那人的名字,那个人就会陪他说说话,直到他再次进入梦乡。

现在降谷也依然会做恶梦,而且比起小时候,频率更高、剧情更单一。
他总梦见那人死了,被枪枝射击心脏,死了。
他总在确认、那人已没有心跳后惊醒。

醒来后,往枕边看去,才发觉这不是梦。
这是现实。

【完】

从Naito Naito那边拿的> <
如果有空的话,除了3和5都会填(主要是不懂梗+懒(干
西皮每题皆不同,但应该以苏透/萩松为主。

先来填第一题和最末题……!

【苏透】多年未碰的书中夹着你的照片

阅前:
1.OOC抱歉。自设以下:
A.高中同校。
B.所属社团。
2.时间轴在组织覆灭后。
3.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降谷零在所有事情都处理好后搬家了。

整理书籍时,意外翻到一册吉他乐谱,他停下整理的动作,开始浏览这本乐谱。里面的歌曲都「曾经流行过」,这是他高中时社团选用的教材,翻到最末页,一张照片掉出来。
是那个人。
当时自己和几个人约着,在那个人生日时,往他脸上糊奶油,这张便是那个时候拍的。
后来却再找不到这张照片,现在知道了,大抵是自己拿着这张照片去给社团里的其他人看,后来随手一夹就……。

想到这,降谷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年轻,真好啊。
【完】

【苏透】我以为我放下你了,多年后的同学会上却发现自己依然为你动心

阅前:
1.OOC抱歉。自设以下:
A.高中同校。
2.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高中毕业后,同学们几乎都各奔东西,鲜少联系。
但最近,降谷收到一封主旨为「高中同学会邀请函」的e-mail。起初他以为是诈骗,多方查证后才确认了信件的真实性。
他原想以「工作繁忙,不便前去」的理由推掉,但属下不知从哪里得知他收到邀请函的事,各各争着帮他办公,让其安心前去。
——
「咦?『 』没跟你一起来吗?」一个人拿起签到簿翻阅后问。
「啊……他啊……,」降谷略想片刻后回答。 「他去很远的地方旅行了。」为了避免好事者多问,还是这么回答吧。
「真可惜!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会回来,永远不会。」
「他是搬家还是旅行啊?听你这样说好像比较像搬家耶?」
「可不可以不要再问他的事?拜托。」

【完】
写到最后都烂尾了qwqqq

【苏透】伤


上周推特 #スコバボ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文字书き60分一本胜负 题目。

阅前:
1.OOC抱歉。
2.过去捏造有。
3.苏格兰仅是绰号。
4.依序为甜虐。
5.我流,拒撕。
6.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一个男孩蜷缩在公园角落,遍身都有伤口。

「ゼロ,你又……!唉。」另一个男孩接近他说道。

「苏格兰!」坐在角落的那男孩见到来人,很是兴奋的说。 「再跟我说上次没说完的故事吧!」

被唤作「苏格兰」的男孩,看着对方身上的伤口,叹了口气说:「好。很久以前……。」

——
那一晚,一颗子弹。

杀死了两个人。

一个、真真切切的死了。
另一个、为了追缉从来不存在的杀人真凶,也死了。

成了安室透。

【完】

写到最后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对不起。

【苏透】花火(烟火)

上周推特 #スコバボ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文字书き60分一本胜负题目。
阅前:
1.OOC抱歉。自设以下:
A.萩原跟苏格兰很熟。
B.萩松二人知道苏格兰喜欢降谷。
2.苏格兰仅是绰号。
3.时间线沿用之前七夕那篇的警校时期,所以萩松成分有。 (网址附在下面。)
4.全场最佳电灯泡:萩原研二、松田阵平。 (X
5.附番外。
6.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降谷和苏格兰走在祭典的人潮中。

走……不,应该说「跑」在前面的是萩原,以及被萩原拽着的松田,伊达则慢悠悠地跟在最后头。

逛完后,他们在鸟居前稍作休息,苏格兰不时低头看手表。第三次时,降谷忍不住了。他好奇地问:「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吗?为什么一直注意时间?」

苏格兰搔搔头。 「你都看到啦?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苏格兰吞一口口水,下一秒,他抓起降谷的手便往山顶奔跑。 「跟我来就对了!」

当他俩气喘吁吁地来到山顶。

「咻——砰!砰!砰!」

——七夕祭的重头戏,烟火秀璀璨地点亮夜空。

苏格兰选的地方很好,放眼望去没有遮蔽物挡到视野。气氛正好,苏格兰想出降谷不意来个「偷袭」时,

「喂!你小子有这种私藏景点都不说,这样对吗?」萩原的声音从后方响起。苏格兰回头一看,除了萩原,松田也在。

苏格兰苦笑道:「好嘛!这次算我不对。来吧!一起看?」

「那是必须的。」说着便拉松田的手,俩人「强行」挤到苏格兰和降谷中间。

苏格兰眼看情况变成最糟的型态,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楣。 「只能等下次了……。」苏格兰心有不甘地想。

【完】

番外
注意事项:
1.请勿较真。
2.以对话为主,自行避雷。
3.萩松成分有!
4.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内收开始啰。

「欸!松田。」萩原一边看向苏格兰拉着降谷便奔走的方向,一边推了推旁边的人。

「干嘛?萩原。」松田拍下萩原趁机乱摸的手。

「唉呀呀呀!你知不知道你的力道很大?」

松田给他一个白眼。 「不知道。所以说你到底叫我干嘛?就为了乱摸?」

「啊对!苏格兰他刚刚拽着降谷就往山顶跑,你觉得我们要跟上去看看吗?」

「好啊!必要时,就让我们助他『一臂之力』!」

剩下的就是你们知道的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