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祁芊月

--请点开--

头贴图源:
Lofter@鹤丸国永的白色毛球

封面图源:
sm33703432

QQ欢迎扩列:2934984024(再跟我说声你是谁w)

【景零萩松段子】火锅

阅前:
1.强大OOC。智障段子,没啥智商。
2.在证实前依旧以景光当作姓氏,今后不再说明此条。
3.多对话,雷自避。
4.警校制度全捏造。
5.没问题就开始啰。

某日,警校宿舍。

「你们吃火锅的时候,汤底都是什么啊?」

「呵呵,大热天跟我们聊火锅,该说真不愧是萩原吗?」降谷立即吐槽。 「我喜欢味噌、白汤鸡肉,越清淡越好。(註1)」还是回答了。

「我就跟你相反,」松田说:「我喜欢泡菜、豚骨酱油等重口味的。」

「哈啊?你不怕辣死或咸死哦?」降谷讽刺的问。
松田答:「你才是呢,吃那么清淡,老人家?」
「你有胆再说一次!」
「老人家!」「啪!」「你竟然打我……!」

两人便扭打起来,萩原实在万万没想到,连一个火锅的话题也能让他俩打起来,此时,景光洗好澡进了房间,一进门,萩原就把他拉到一旁简单说明情况。

听完后,他以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别打!」两人立马停下。 「反正又没放假,不能出去吃;就算能,大热天的你们想吃火锅?」

欸……?莫名、有道理呢。

【完】
註1:查资料时,里面有说日本汤底都挺咸的,所以一般来说不沾酱。文内因为了对比采清淡说法,故说明之。

【萩松萩无差】遗物整理日

阅前:
0.9/19遗品整理の日吊唁文。压台湾时间死线。
1.OOC抱歉。自设松死萩活,但影响死亡之事件不变,松田死时萩原在场。亲属捏造有。
2.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再次把他的遗物拿出已快一年。

因为走的太过突然,再加上他母亲隔天便来把放在办公室内的物品拿走了,所以并没有留下什么遗物供他念想。

除了那副墨镜,那副和松田一模一样的同款墨镜。
是他送给萩原的生日礼物。
虽然刚收到时百般嫌弃它又俗又怂,但实际上却非常宝贝。

他看着墨镜,思绪仿佛回到那天——:
松田摘下墨镜,挂在胸前,踏进摩天轮前,回头对着大伙挥挥手,说:「这种事还是交给专家吧。」然后,

再也没有下来过。

【完】

【《柯南》梦女】电话

阅前:
1.OOC抱歉。自设萩松二人同班。
2.萩原千鹤是 @鶴丸國永的白色毛球 的人设(详细设定下收),设定为萩原研二之妹,与研二同校且差一个年级。
3.剧情很烂请轻喷,大部分为对话,雷请自避。
4.萩松成分有。
5.番外剧情有!
6.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喂!千鹤!接一下电话!」萩原研二在房间内大喊。

「知——道——了!」千鹤拖着脚步来到客厅,接起电话,一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她的精神为之一振。 「阵平哥!」

「啊!是千鹤。妳哥在吗?叫他来听。」

「在啊!等一下哦。」

千鹤放下电话,正准备去叫萩原时,有个点子浮现脑海……。

「喂喂!」

「萩原,」太棒,骗过阵平哥了。然而千鹤并未沉浸在成功的喜悦太久,因为,还没完呢……! 「我等等……。」

「你先等一下。」萩原(千鹤伪)说。

「嗯?」

「我接下来会问你一个问题,你只能回答知道或不知道。」

「嗯,问吧。」

「你知道我是你男友吗?」

「……。」电话那头一片寂静,千鹤赶紧将话筒拿离耳朵旁。

「你有病吗?」一阵怒吼从话筒内传来,然后松田又叨叨絮絮了一些话才挂了电话,至于内容是什么,她没听清楚,因为她再没把话筒放至耳旁。

「千鹤,谁打的电话?」
「推销的。」
「推销能讲那么久?」
「太无聊了。」
「……哦。」

【正文完】

不是很重要的番外

阅前需知:
跟本文一样。
就是cp方面偏松萩(?)
没问题就开始吧。

十分钟后。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突然响起急促的按门铃声。

突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哥——!你去开门!」

「好啦好啦。」萩原研二拖着脚步来到门边,以猫眼窥视后发现门外之人是松田阵平,于是便兴奋地开了门。

松田把一本书拿给萩原。 「书还你,」他以目光打量下萩原,继续说道:「变态。」

「哈啊?」

听到他们一切对话的千鹤已经笑到飙泪了。

注:最后误会有解开。

【完】

【萩松】赴约30题之4.你与我的重逢(修改题目有,原30题题目见留言)

阅前:
0.第一个!给 @しろ いちご 的生贺。生日快乐//好久没写暖虐了,希望不会太崩。
1.OOC抱歉。死后世界及形体捏造有。及自设萩原拆弹技术比松田好。
2.情节参考: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0226522&mode=medium  (如果有太太墙翻不过去,但是很想看,可以私信我QQ或微博,我直接传给你。)
3.最后一句台词也是参考及修改主词,但我忘记在哪里看到的了。
4.烂尾抱歉。
5.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啰。

「唔嗯……?」松田阵平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望无际的纯白世界。

他回想着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然而记忆却在摩天轮内断线。那之后发生什么完全想不起来。

「所以……,我这是死了吧。」用的是肯定句。 「再来、要往哪走呢?」

突然,有只手搭在松田的肩膀上,吓得他抄起那只手就是一记过肩摔。

「这么多年没见,身手还是这么矫捷啊!」熟悉的声音。

「幸好现在不管怎样都感觉不到痛。」被摔在地的那人翻个身、站起说:「好久不见啦!松田。」

松田阵平先是愣住,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到那人——萩原研二的面前。他揪起萩原的衣领。

萩原原以为松田会一巴掌打下来——就像以前他做了一些傻事那样——,于是便偏头闭眼。但等了许久,巴掌始终没有下来,他睁开眼。松田在哭。

「对不起……,我……,没有帮你……,报仇……。」

「没事,都过去了,别哭啊!」萩原帮松田擦掉眼泪。 「但追我一辈子,总算被你追到了。(注)」

【完】

注:第一个「追」指的是拆弹技术,第二个「追」指的是萩原这个人。第二个详细理解以下:在萩原研二生前松田自然是没有做过追求萩原研二的动作(他又不是弯)。但在他死后,拼命想进特殊调查科、时不时就往那个无人收件的手机号发短信。他一直在追一个名叫萩原研二的人。

又是沙雕梗图。
P2记得有和景光的一起发过,不过为了解释P3、4的内容还是再放一次呗!

【萩松】购物

阅前:
0.是 @鶴丸國永的白色毛球 的点文。
1.高亮OOC预警,傻白甜预警。私设时间轴。
2.全糖无刀,没有番外。
3.没头没尾,对不起。
4.全捏造注意。
5.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松田!你觉得这件如何?」萩原拿起一件圆领T问。

「……呃、你不觉得这件颜色……?」松田端详许久,小心翼翼的开口。

「很奇怪对不对?哈哈我也这么认为。」萩原将衣服放回衣架,继续往前走。

紧跟在后的松田只想打人,他开始后悔答应陪他出来买衣服。

「欸!松田,你看这件如何?当当!」

「……丑。」松田说。

「会吗?我觉得很好看啊……。」萩原嘟囔着把衣服放回原处。

「……逛完了,还是没有找到满意的呢。」萩原转头看向松田,说:「松田,要不……。」

「咕噜噜噜。」话尚未说完,萩原的肚子倒是先响了起来。

「要不……先吃饭?」松田试探性地问。
萩原先是有些尴尬的干笑几声,然后答道:「啊、好啊。」
「你请客。」松田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补了一句。
「凭什么啊?」
「凭我陪你浪费一天休假——!」

——
隔天,某服饰店。

「谢谢惠顾!」

松田从店里走出时,不忘探察纸袋内的衣物是否还在。

「不知道等会儿他收到时,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松田期待地想着。

袋内装的正是昨天被自己嫌弃「丑」的那件。

【完】

跟风!
作画崩环V.S正常画风
不觉得萩原崩坏那张很像在嗑药吗?

【CWTT20认亲文】

阅前:
1. OOC抱歉。原作剧情衍伸、警校高校时期捏造有。原创角色有。
2. 请视景光为姓氏。
3. 是两篇不怎么开心的虐文,对不起。 (注:两篇剧情独立)
4. 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啰。

【景零萩松】幸福

「萩原,说吧!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萩原毫不犹豫地回答。
「欸?这次不选大冒险啰?」松田一脸惋惜。
「不知道上次是谁出的大冒险害我被罚禁足。」
「做人要输得起。」松田回答。
「我没有输不……!」
「都给我闭嘴!」降谷说:「这轮是景光出题。」

松田期待地看着景光。景光搔搔脸颊说:「你所认为的『幸福』是什么?」
「嘁你怎么出这种烂……!」松田听完题目后大叫,但随即被降谷一瞪便闭上嘴,转了句话:「想都不用想,反正一定是在年度考试中赢过我吧?你上次『侥幸』时那副嘴脸哦,啧啧。」
萩原朝松田做了个鬼脸。 「才不是呢!而且上次我只是拿出『实力』你就输给我,是不是该反省一下啊?阵·平·君?」
「你……!」
「怎样!」
眼看两人又要杠起来,降谷赶紧出声遏止。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萩原,回答。」

「咳咳。」萩原做作地咳了两声后说:「嘛、我所认为的幸福就是我喜欢的人能明白我心意,仅此而已。」语毕,对着松田暧昧一笑。
虽然松田不明白那个笑的涵义,但他决定就这么无视,因为眼下显然有更重要的事。 「呦,藏很深耶!说,那人是谁?」
「你又没赢我,我有权保持缄默。」萩原撇撇嘴说道。
「不说就不说,谁会在乎影响你幸福的那个人是谁啊……。」松田嘟囔着。

「那……松田,你的『幸福』又是什么呢?」景光突然出声询问。
「咦?我的吗?……不对啊!我没有义务回……。」降谷凝视。 「咳咳我的话就是某人能一天不说话,让我的耳根子清静一下。」
「ゼロ你呢?」

「叮当叮当叮──!」(注1)
「等等!」萩原叫:「下一节是衫下先生的课,不能迟到的!」
「那我们比赛谁先回到教室?」松田提议。
降谷没有马上附和,他先看向景光。 「没事,之后有空再跟我说说你的答案。」降谷比了个「OK」的手势。

「不用比了,反正我肯定是第一个。」降谷对松田喊话。
「那可不一定……!」
「欸你怎么偷跑呢?」
──
组织覆灭后,某天台顶上。
降谷倚靠着一堵墙蹲坐下来,自言自语说:「ヒロ,我记得你以前问过我『对我而言,幸福是什么』。」
──我的幸福就是未来,我们还能并肩站在一起,守护这个国家的人民幸福。
但现在看来,我似乎得不到我的幸福了呢。或许,光是遇到你们,就已经透支我这辈子所有幸福。
【幸福 完】

【萩松】睹物思人

「呵。」松田阵平看着摩天轮内「禁止抽烟」的警示,轻笑出声。
「至少今天让我抽一支吧。」
──
松田的烟瘾是萩原传给他的。
他始终记得那天。他俩在厕所被呛得七荤八素;也记得后来被家长发现,跑到学校指名找萩原研二的家长,结果发现是自家老爸的顶头上司,于是一切装作没发生过。

后来的后来,每当他点燃香烟,总会忆起从前此时萩原总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跟自己「借火」。
「你的打火机呢?」忘在家中、没油、不见......。总之、各种理由都有。

然而都是借口。

「喂!你干什么?」松田又羞又气地瞪着萩原──这个在上一秒夺走他初吻的人。
一如既往的借火、一如既往地转头。一转过去,嘴中的烟即被对方取出。然后,
一吻落下。
萩原只是一个劲的笑,并没有回答松田的问题。
──
「呐、萩原,我可能无法履行和你的约定了。」
爆炸前三秒,松田如此叨念着。
【睹物思人 完】

【正文完】
(注1:该铃声为正式上课前的预备铃)

(试阅兼印调)【萩松】睹物思人

阅前:
0.本文为Cwtt20认亲文,将于场次结束后公开正文,后记 废话 则是实体才有。
1.OOC抱歉。原作剧情衍伸、高校时期捏造有。
2.是两篇不怎么开心的虐文,对不起。 (:两篇剧情独立,只是题目一样。)
3.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啰。

二、

「呵。」松田阵平看着摩天轮内「禁止抽烟」的警示,轻笑出声。
「至少今天让我抽一支吧。」
──
松田的烟瘾是萩原传给他的。
他始终记得那天。他俩在厕所被呛得七荤八素;也记得后来被家长发现,跑到学校指名找萩原研二的家长,结果发现是自家老爸的顶头上司,于是一切装作没发生过。

【未完待续】

印量调查: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kf18wfsVF9V9bWhkvetcBHBFOR8D7L2eBoENEtgiMog/edit?chromeles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