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崎芊月_开学缓更

封面圖源:推特@kouno_dc

頭像:twitter:shiroichigo0909

網頁版封面:山下RIRIMMD截圖

本人是個文渣,極其低產好寫刀,但喜歡吃糖www


蘇透、蘇萊蘇、萩松傳教士😊

蘇萩蘇友情向推廣普及邪會會長

幼馴染是世界的寶藏!

❤威士忌組&警校組愛好者❤

近期合奏深坑,♡會長推♡

♡噗咔薰哥章臣老零翠翠敬人副推♡

♡FineP♡

♡敬英敬,陣章愛愛♡

♡三傻四瘋五奇人♡

原声版


昨天一天剪了两个视频W另一个是配音版但过不了b站审核......,

有想观看请私我QQ号,我用QQ发给你!

谢谢每一位投币的小天使(比心


【赤井家】左撇子

阅前:
0.涟漪篇播出贺文
1.OOC抱歉。
2.羽赤亲情向、秀一玛利干架向、务武玛利爱情向成分有。
3.对话居多。
4.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了。

餐桌上。

「哎!」

「秀——一!你为什么又用左手拿餐具!」玛利瞪着秀一怒斥。

「我比较习惯用左手。」秀一头也不抬继续吃他的晚餐。

「那个……妈你别骂……。」玛利给秀吉一个眼神,秀吉马上闭嘴不再继续说话。

「帮你大哥求情?等等连你一块处理。」是那个眼神代表的含义。

「我吃饱了。」秀一重重地拍一下桌子后顺势站起,便一溜烟的躲回房间,锁上。而房间的钥匙,只有务武才有。

——————

「务武!你大儿子房间的钥匙交出来!」

「又怎么了?」

「他一直用左手拿餐具,结果撞到秀吉右手,讲好多次都不听劝!离开餐桌前还拍桌子。这个逆子,不教训不行。钥匙拿来!」

「……我好嫉妒哦。」务武没拿钥匙,倒是望着玛利没头没脑的说出这番话。

「哈啊?你在说什么蠢……啊?」对于突如其来的亲热,玛利有些吓到。

「每次妳教训完儿子,晚上都没有体力跟我做了呢!」务武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你……!」玛利涨红脸,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第一回合,Ready?」务武将房门锁上,说。

——————
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秀吉,将所听见的,转述给秀一听。

「毫不意外。」

【完】

幹qwqqqqq手癌了qwqqqqqq
P3收P的图(。

【秀零】同居三十题之8.前任找上门

阅前:
0.  @七里香 单数题,我双数题。 cp不固定。
1.OOC抱歉,私设如山不解释。
2.秀零绝赞同居中。
3.秀明成分有。
4.请勿一边饮食一边观看。
5.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赤井秀一一觉醒来觉得自己可能见鬼了。
真,见鬼。

躺在自己身旁的枕边人,不是他,是她。
已去世半年的前女友——宫野明美。

「她怎么会在这?零君呢?」他捏自己大腿一把,痛!果然不是梦。
接着他伸手触摸她,用以确认真实性。穿不过去,是真的。

正当赤井想着要怎么办时,她也醒了。
「大君,早安啊。」明明是熟悉地温柔声音,但赤井却觉得真实的可怕。

「呃、早安……。」

明美直勾勾地望着赤井碧绿的眼睛。 「你在想为什么我会在这,以及,」明美顿一下,继续说道。 「那位『降谷零』先生在哪。我没说错吧?」

赤井沉默。该死,全讲对了。

「在告诉你问题的答案之前,你先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吧。赤井秀一!」

「唔……。」

当赤井再次睁眼时,他立马从床上蹦起,确认身旁睡得是降谷后,他才又躜回被窝,紧紧抱住他。

「零君没有不见真是太好了。」

「你啊,一大早发什么神经?」不明所以的降谷随手从床头拿个东西往赤井敲去。

——新的一天,就从打架开始。

【完】

【苏莱】避雨

上周推特 #スコライ版深夜の真剣お絵描き文字书き60分一本胜负 题目。

阅前:
1.OOC抱歉,自设以下:
A.苏格兰会抽烟。
B.苏格兰已是组织成员。
2.本篇时间线为莱伊碰上明美之前。
3.基本上没有糖没有刀的老套剧情。
4.接自设和上上一点,这是一篇很自圆其说的苏莱文。
5.捏造有。
6.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就开始了。

一日午后,突然下起暴雨,赤井急忙跑至附近的屋檐下躲雨。当他到时,他发现,屋檐下已有人在避雨了。

那是一个背着贝斯盒的男人。频频低头望向手表,眼神看起来很是急切;也时不时仰望灰蒙蒙的天空,眼神则看起来有点……迷茫?

是个流浪的贝斯手吗?明明很有才华却找不到展现的舞台。唉,命运弄人。

那男人察觉到赤井的视线,转头看向他。
四目相接。
尴尬氛围瞬间延漫屋檐。

似乎是为了打破这尴尬,那男人从口袋里的香烟盒,掏出一根烟,递给赤井。 「抽嘛?」

赤井接过,并点头表示谢意。他从自己的皮衣内袋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后,瞥见那男人正用打湿的火柴,想办法在火柴盒上,划出火光以点着香烟。赤井将他的打火机递给那男人。 「谢谢。」那男人微微颔首说。

「呼——,加油啰!」赤井吐了一口烟,对那男人说。
他愣一下,回以一个无奈的笑容。

雨停了。
赤井把烟扔在地上踩熄,接着转身想向那男人告别,却发现他早已离去。

半年后。

「Rye,他就是从今天开始与你搭档的成员,Scotch。」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Scotch面带微笑朝Rye伸出手。
「我们……应该不是初次见面吧?」Rye也伸出手,跟Scotch握手。
「你说呢?」
说罢两人都笑了。

【完】

川崎夏木:

赤安【全彩短篇24P】前篇已施工完畢


赤安、赤琴,以及微量蘇透成分


多角戀劇情注意


LOFTER圖片數量限制


5P吊胃口


完整請戳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62915550


圖片禁止轉出LOFTER

秀苏秀的原作糖整理。

1.绯色篇末,卡迈尔曾说:「……明明赤井先生对苏格兰威士忌的热爱程度不亚于波本威士忌......。」

(*゚∀゚)

(*゚∀゚)

(*゚∀゚)

2.赤井回答:「我最近独钟波本嘛!」 也就是说以前独钟苏格兰?

(・ิω・ิ)

(・ิω・ิ)

(・ิω・ิ)

3.当苏格兰身份曝光,赤井要放走他,虽然最后没成功就是了(。

(._.)

(._.)

(._.)

4.当赤井阻止苏格兰开枪时,是以「壁咚」的方式。

P.S:咚的那只手左右有点前后不一致? ? ? ? (见图)是要换惯用手握气钢吗? ? ? ? ?

这是我所看到的糖,如果还有其他遗漏的欢迎补充///
另:整理完发现原作糖好少,饿。

我记得  @苏陆·岚卡君 也有吃秀苏秀> <

【苏透、秀零】午夜•梦回

阅前:
1.OOC抱歉,自设以下:
A.组织覆灭,赤井为处理后续事宜,暂时留在日本,降谷知道他住哪里。
B.苏格兰事件已和解,但降谷还是对苏格兰念念不忘。
C.苏透松三人警校同期。
2.苏格兰服装捏造有。
3.人物事件捏造有。
4.先虐松田、苏透,再甜秀零。
5.没问题就开始了。

在一条宽敞的道路,从远方,一个橘色的身影慢慢跑近,是个身穿橘色衬衫、米黄发色、褐肤的男孩。

他跑啊跑,突然出现一群男孩将道路堵死,他和他们打了起来。因为人数差距实在太大,褐肤男孩输了。他蹲在地上哭泣,此时一位戴眼镜、穿白袍的茶发女士,提着医药箱从后方赶来,她帮他上药,并在脸上贴了个OK绷,便挥了挥手,提起医药箱,继续往前走。

男孩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竟又哭起来。旁边一只小手拍拍他的肩膀,他转头一看,一个年纪与他相仿、身穿蓝色圆领衬衫、黑发的男孩,正冲着他笑。

蓝衬衫男孩一只手指着前方,另一只手拉起橘色衬衫男孩的左手,继续向前跑。跑没多久便出现了岔路,两个男孩在这边分了手,各自选了一条路走。

不知走了多久,穿着橘色衬衫的男孩成为身穿崭新警服的青年;而当初选择另一条路的蓝色衬衫男孩,也成为了警服青年,从小路走了出来跟他会合。两人的后面又来一个警服青年,他戴着墨镜,头发略卷,三人有说有笑的往前走,倏地他们全停下脚步:路中央竟有一颗定时炸弹!墨镜青年径自上前,花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将炸弹拆除。米黄发色的警服青年感到无比佩服,接下来的路就向他讨教拆弹技巧。

又是三条岔路,三人各自选了一条走,但墨镜青年走的那条是死路,一条无法回头的死路。剩下的两位警服青年,换下警服,穿上西装,步调加快,他们又开始奔跑。他们俩从青年跑成了男人。

不久他们又再次相会,米黄色头发的男人头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穿着普通但却令人印象深刻;黑发男人下巴留着整齐的胡渣,穿着灰色帽T,背上背着一个贝斯琴盒,里头放着一把贝斯和一把来福枪。他们俩身后又走来一个人,是个身着大衣、头戴针织帽、黑色长发的男人,男人的背上也背着一个琴盒——里头的东西和另一位一模一样——。他们三个拿出枪枝,将逆着他们前进方向走的路人,一一射杀。

走的路越来越多,被他们射杀的人也越来越多……。
虽然他们的手上没有血迹,但走的这条路却逐渐被染红。

终于到了路的尽头,尽头是一个铁制楼梯。褐肤男人转身想询问另外两人的意见,却发现两人早已不在身后,楼梯最上方传来争执声,他顺着本能,「乓鎯乓鎯」的冲上楼梯,「砰!」。

「啊!哈……,哈……,」降谷从床上蹦起,愣了几秒钟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床上,他便扶着额头。 「又是这个梦……。」他开床头灯看时钟,半夜十二点。

他坐在床上沉思一会儿,就下床更衣,从厨房拿了瓶Whisky出门。

「叮咚!叮咚!」

赤井在确认门外是谁后,把门打开。 「真是稀客啊……怎么了吗?」降谷无视前面一句,说:「陪我喝Whisky,Scotch Whisky,我怕你家只有Bourbon Whisky,所以自己带了一瓶,杯子冰块什么的你应该有吧?」赤井往他的手看去,果真提了一瓶Whisky。 「噢!乐意之至,当然有,你先进来吧!」

降谷啜了一口Scotch Whisky。 「我方才梦见他,最近常常做这个梦。」「哦?所以才忽然来找我喝Whisky?」「嗯……。」沉默数秒,赤井开口说道:「降谷零く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如果太执着过去会无法前进哦?我这话不是要你忘记他,而是要将他最好的一面珍藏于心,坏的就别再想了。」赤井顿了一下。 「还有,依旧抱歉……。」「他的事我没在怪你,你说的这些话,我回家后再想一下。谢谢你。」降谷对着赤井笑了一下。赤井有点惊讶:他的笑容竟如此可爱。接着又是一片沉默。

「嘛!我们来聊点开心的?」赤井试探的问。降谷没有回答,赤井往他那看去:降谷正失神地看着桌上的两杯Scotch Whisky。 「咳咳!」赤井假咳了两声,把他的注意力拉过来。 「你猜猜FBI在日本装了多少台针孔摄影机?」降谷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揪起他的领子。 「给我老实交代!」啊啊啊生气的样子也可爱,赤井心想。

米黄色头发的男人跪坐在已被枪枝射击心脏,死亡的黑发男人旁,久久不起,此时他感到有人从他后面抱住了他,他警觉性的转头,是之前的针织帽男人,不过他的头发变短了。

针织帽男人将他扶起,往楼梯下走。一到平地,原本的铁梯消失了,前方又出现道路。

针织帽男人牵起他的左手——就跟当初蓝色圆领衬衫男孩所做的一模一样——,继续朝着前方迈进。即便看不到尽头,但他俩坚信,前方一定是美好的。因为,前方正发着璀璨的光呢!

【完】

阅后: 不好意思! 这次的文用超多「了」的!在不影响通顺度的前提下已经尽量删了(又来一个),但「了」字的数量还是爆多……,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才刚说完又来
这次采用比较隐晦的写法,不直接说出谁是谁,于是如何叙述该人物特征就变成很重要的事情。有人可能发现一开始在叙述降谷时,是以「褐肤男孩」代称,后来苏格兰出现后就以「橘色衬衫男孩」代称。这么跳痛是因为一开始就写「橘色衬衫男孩」我觉得太长,所以就用「褐肤男孩」,但苏格兰的肤色我总不能说「肤色男孩」吧?这个叙述太容易把形容词当成名词看,所以采用衣服颜色做区隔。为这里的跳痛说明一下。
如果有什么想说的或是看不懂的地方都欢迎留言/////!
感谢看到这边的你!

  @苏陆·岚卡君  @菲血  @阮良

【秀零段子】英文

阅前:

1.组织覆灭设定,请无视赤安恩怨。同居设定。

2.全捏造注意。

3.赤井很闲很讨打。

某天晚上,降谷坐在沙发,坐他旁边的赤井突然开口说道:「零くん的英文发音好不标准,我快听不下去了。」

降谷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揪起他的领口。 「你一天不窃听会死吗?」降谷今天下午因为案子需求跟MI6探员通话。

赤井无视降谷的质问,径自继续说:「像カセッ卜テープ(录音带),念法是「audiotape」而非「cassattetape」,还有啊......。 」

降谷胀红着脸,打断赤井的话。 「我从小就是学那样的,你有本事去跟当初教我的老师说!」

「真是固执,明明我的念法才是对的。」赤井心想。

【完】

找个手感,P4、5是动作参考图。

苏透文在努力写了,大概下礼拜可以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