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祁芊月

--请点开--

头贴图源:
Lofter@鹤丸国永的白色毛球

封面图源:
sm33703432

QQ欢迎扩列:2934984024(再跟我说声你是谁w)

【景零萩松段子】火锅

阅前:
1.强大OOC。智障段子,没啥智商。
2.在证实前依旧以景光当作姓氏,今后不再说明此条。
3.多对话,雷自避。
4.警校制度全捏造。
5.没问题就开始啰。

某日,警校宿舍。

「你们吃火锅的时候,汤底都是什么啊?」

「呵呵,大热天跟我们聊火锅,该说真不愧是萩原吗?」降谷立即吐槽。 「我喜欢味噌、白汤鸡肉,越清淡越好。(註1)」还是回答了。

「我就跟你相反,」松田说:「我喜欢泡菜、豚骨酱油等重口味的。」

「哈啊?你不怕辣死或咸死哦?」降谷讽刺的问。
松田答:「你才是呢,吃那么清淡,老人家?」
「你有胆再说一次!」
「老人家!」「啪!」「你竟然打我……!」

两人便扭打起来,萩原实在万万没想到,连一个火锅的话题也能让他俩打起来,此时,景光洗好澡进了房间,一进门,萩原就把他拉到一旁简单说明情况。

听完后,他以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别打!」两人立马停下。 「反正又没放假,不能出去吃;就算能,大热天的你们想吃火锅?」

欸……?莫名、有道理呢。

【完】
註1:查资料时,里面有说日本汤底都挺咸的,所以一般来说不沾酱。文内因为了对比采清淡说法,故说明之。

阿夏:

Moonshine 通贩链接。

酒厂组佩枪项链大幅降价啦!

上次拼团没成功,为了让更多同好收藏得起,我脑子进水到自己掏钱开模批量做!反正都是亏本嘛……

零执也快上映了大家狂欢一下~

转载或者推荐或者艾特三个小伙伴,9月30日截止抽送一条 bourbon 项链~如果已经买了的小伙伴中奖的话可以找我退款。

购买链接
http://t.cn/RFu2Fbo

安室透

赤井秀一

琴酒

画师 @莱伊_的眼线笔

【CWTT20认亲文】

阅前:
1. OOC抱歉。原作剧情衍伸、警校高校时期捏造有。原创角色有。
2. 请视景光为姓氏。
3. 是两篇不怎么开心的虐文,对不起。 (注:两篇剧情独立)
4. 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啰。

【景零萩松】幸福

「萩原,说吧!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萩原毫不犹豫地回答。
「欸?这次不选大冒险啰?」松田一脸惋惜。
「不知道上次是谁出的大冒险害我被罚禁足。」
「做人要输得起。」松田回答。
「我没有输不……!」
「都给我闭嘴!」降谷说:「这轮是景光出题。」

松田期待地看着景光。景光搔搔脸颊说:「你所认为的『幸福』是什么?」
「嘁你怎么出这种烂……!」松田听完题目后大叫,但随即被降谷一瞪便闭上嘴,转了句话:「想都不用想,反正一定是在年度考试中赢过我吧?你上次『侥幸』时那副嘴脸哦,啧啧。」
萩原朝松田做了个鬼脸。 「才不是呢!而且上次我只是拿出『实力』你就输给我,是不是该反省一下啊?阵·平·君?」
「你……!」
「怎样!」
眼看两人又要杠起来,降谷赶紧出声遏止。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萩原,回答。」

「咳咳。」萩原做作地咳了两声后说:「嘛、我所认为的幸福就是我喜欢的人能明白我心意,仅此而已。」语毕,对着松田暧昧一笑。
虽然松田不明白那个笑的涵义,但他决定就这么无视,因为眼下显然有更重要的事。 「呦,藏很深耶!说,那人是谁?」
「你又没赢我,我有权保持缄默。」萩原撇撇嘴说道。
「不说就不说,谁会在乎影响你幸福的那个人是谁啊……。」松田嘟囔着。

「那……松田,你的『幸福』又是什么呢?」景光突然出声询问。
「咦?我的吗?……不对啊!我没有义务回……。」降谷凝视。 「咳咳我的话就是某人能一天不说话,让我的耳根子清静一下。」
「ゼロ你呢?」

「叮当叮当叮──!」(注1)
「等等!」萩原叫:「下一节是衫下先生的课,不能迟到的!」
「那我们比赛谁先回到教室?」松田提议。
降谷没有马上附和,他先看向景光。 「没事,之后有空再跟我说说你的答案。」降谷比了个「OK」的手势。

「不用比了,反正我肯定是第一个。」降谷对松田喊话。
「那可不一定……!」
「欸你怎么偷跑呢?」
──
组织覆灭后,某天台顶上。
降谷倚靠着一堵墙蹲坐下来,自言自语说:「ヒロ,我记得你以前问过我『对我而言,幸福是什么』。」
──我的幸福就是未来,我们还能并肩站在一起,守护这个国家的人民幸福。
但现在看来,我似乎得不到我的幸福了呢。或许,光是遇到你们,就已经透支我这辈子所有幸福。
【幸福 完】

【萩松】睹物思人

「呵。」松田阵平看着摩天轮内「禁止抽烟」的警示,轻笑出声。
「至少今天让我抽一支吧。」
──
松田的烟瘾是萩原传给他的。
他始终记得那天。他俩在厕所被呛得七荤八素;也记得后来被家长发现,跑到学校指名找萩原研二的家长,结果发现是自家老爸的顶头上司,于是一切装作没发生过。

后来的后来,每当他点燃香烟,总会忆起从前此时萩原总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跟自己「借火」。
「你的打火机呢?」忘在家中、没油、不见......。总之、各种理由都有。

然而都是借口。

「喂!你干什么?」松田又羞又气地瞪着萩原──这个在上一秒夺走他初吻的人。
一如既往的借火、一如既往地转头。一转过去,嘴中的烟即被对方取出。然后,
一吻落下。
萩原只是一个劲的笑,并没有回答松田的问题。
──
「呐、萩原,我可能无法履行和你的约定了。」
爆炸前三秒,松田如此叨念着。
【睹物思人 完】

【正文完】
(注1:该铃声为正式上课前的预备铃)

【苏透/景零版深夜60分】我回来了

阅前:
0.初次投稿,请多指教//。
1.OOC抱歉。
2.直接拿旧文架构重修。
3.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久等了!我回来了!」景光一进房间,便急匆匆地将笔电从降谷面前收走。

他从购物袋内取出刚买回的药以及热粥,倒了杯温开水又回到床边。 「吃药吧,吃完之后这有碗粥,趁热喝。」

降谷并没有理他。

景光问:「是工作重要还是ゼロ的身体重要?」

「……工作。」

「唉。」景光叹了口气。 「吃不吃?」语带威胁。

「不吃。除非……,」降谷刻意拉长尾音。 「你喂我。」

景光哂笑。 「好。」
——
景光收拾杯子、空碗准备走出房间时,降谷叫住他。
「晚上你会回家吗?」

「放心吧,」景光说。 「在你的感冒痊愈之前,我哪都不会去,就在这陪你。」
——
一样的感冒、一样的开着笔电加班。
这次却不会有人突然说声「我回来了!」然后收走笔电了。

【完】

【景零/苏波】光芒(200粉点文)

阅前:
0. @岚卡君 的点文。
1.OOC抱歉。
2.附番外,老样子,五句内虐。
3.全捏造&暗渡一咪咪苏贝(有没有同好啊……qwqq)。
4.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

「快点——!ゼ……バーボン!」
「慢慢来啦,离天亮还十分钟左右呢。」
「日本的新年,」ライ将手上的烟头扔至地上,踩熄。 「都这么热闹嘛?」轻佻的语气。
「ライ你……!」
「停——!今天可是过年,禁止打架。」スコッチ将バーボン拉到一旁,说:「ライ只是奉命来监视我们的,他外国人可没有新年看日初的习俗。」
「我知道……。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跟ベルモット提要看日出?」
「啊……,觉得你最近闷闷不乐地,想说出来看看风景也好,就是不想再见你愁着一张脸。」

バーボン有些讶异,他以为自己已经把情绪藏的很好了,没想到还是被看出来。

莫名、感到感动呢——有一个人,一直在注视着自己。 ——

「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芒呢。)」他在心中默想着。

「看——!升起来了!」スコッチ兴奋大叫。
「我相信属于『我们的正义』迟早有一天会得到伸张的,你就不要再烦恼了,嗯?」スコッチ在バーボン耳边轻轻说着。

「呵。」
——真不愧是スコッチ,从小到大没有一件事瞒得过你。
ゼロ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正文完】

番外:

那晚,一声枪响,除了带走一条命,
也让属于他的光自此黯淡。

【全文完】

详细大图见图2、3
翻译感谢:脸书@十二夜影
这里的松田穿着西装和墨镜,推测应该是在摩天轮死亡的前一星期内。不知道这里的松田变警视厅搜查一课的人了没有?
这个萩原画面是警视厅警备部的爆破物处理班。因为从警察学校毕业后马上就死了,所以这应该是毕业后到死之前的画面。
有着热心肠好性格的伊达给老人带路的画面,不知道是不是成为警视厅搜查一课所属后工作的途中...
4人之中只有一个人是沐浴在夕阳下的景光。 ED唯一对到嘴的地方。虽然从对到歌词开始只到「变得幸福」而已,这是因为没变得幸福的关系吗?
警察学校组唯一生存的降谷以背后示人。因为是在白罗工作中的画面,所以是安室透而非降谷零的状态。潜入组织、拥有两张脸以上的2人都在夕阳下,而且歌词都是「我们一定会变得幸福」。虽然警察学校时代的时候是这么想的,但实际上其他4人都已经过世了。
伊达的后辈高木,被松田吸引的佐藤。 2人各自有忘不了的人,更何况是对降谷有极大关系的人物。
或许这次的ED影片以警察学校组为中心的关系者作焦点